4月.jpg

4月1日。
聽老大姐說明天心心排休,讓我相當的憤慨,並不是說她不能休假,而是…接下來三天連休,依往例,連休前一天跟後一天都會很忙,更別說這陣子本來就是公司較忙的時間,為什麼她可以休假?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想休明天呀~連休四天,多爽,忙又是別人在忙~真的覺得超~級~不~開~心~的。

後來聽玉姊說,因為心心要去幫她母親掃墓,而接下來三天連休,她怕會塞車、人多,所以希望可以提前休一天讓她早點南下去掃墓。玉姊說的很理所當然的,而我卻覺得~媽的。每個人都要回家掃墓,為了避免車潮、人潮,誰不是提前安排時間去掃墓呢?老大姐婆家在高雄,三天連假,雖然知道鐵定會塞車,她也得硬著頭皮回家去呀~

總之~別人的墓就不是墓,她心心家裡的掃墓才是最重要的~他媽的,什麼世界,真的很不爽。

(四月到了,放上上個月去陽明山賞花的櫻花照片呀~)

4月2日。
晚上跟怡講電話,大叔在廁所裡大號,我跟怡說了公司最近令我不快的事情,又提了覺得公司不是個可以待長久的地方~一面感嘆大環境不好不能換工作,另一方面也慚愧自己說要讀書卻一直懶洋洋的提不起勁。

講完電話,跟大叔一起曬衣服之際,大叔突然說『妳哦~真的很不上進,只會一直抱怨~』讓我覺得很難受。覺得自己也算認真的在過生活了,雖然就補習這件事上是真的很不積極,但是,其他的生活態度我覺得很良好呀~而大叔自己呢?只會出一張嘴,就叫我安排旅行,每天回到家不也是窩在電腦前面看卡通嗎?他又憑什麼說我不上進呢?

一氣之下,本來想行李收收回家去,連明天的旅行也不要去了。可是,算了,都一把年紀了,而且我知道,對大叔意氣之爭這種事情,自己也不會好受一些的。

4月3日。
早上大叔抱著我,問『妳打算先去哪裡呢?』今天起連三天,我們計劃了日月潭、埔里三天二夜之旅。
半夢半醒間,我說「埔里吧?先去吃東西,然後看要不要去紙教堂」
『那妳紙教堂的地址那些都找好了嗎?』大叔又問。
突然間,我清醒了,很冷靜的回「沒有,我不上進,所以事情只做一半,詳細內容我都沒有再弄了…」眼睛依然閉著
『妳這個愛計恨的傢伙…」

之後不管大叔說什麼,我都涼涼的說「我是個不上進的人…」來做開頭或是結尾,就是要讓他知道我有多麼的受傷。

不過,一上高速公路、一吃到埔里美味的【阿菊肉圓】、一看到美麗的埔里鯉魚潭、一喝到好喝的玫瑰酒,我就漾開了笑,
大叔說『有沒有開心一點了?』
『看妳最近這陣子為了公司的事情不開心,想帶妳出來走走,看妳會不會開心一點~』
『因為~妳不願意去改變現階段這情況,就只是一直抱怨,可以解決嗎?妳只能自己調整心態,不然妳在那裡永遠都不會開心的~』

雖然大叔的嘴巴常常說出很多傷人的話,但,他其實是關心我的~而且,其實自己也真的很不對,每天下班回來不停地跟他抱怨上班不公平跟不開心的地方,吵著說要考公職換工作,但實際上我自己的表現在他眼中就是只出一張嘴,但卻沒有認真的執行努力,也難怪他會覺得我不長進吧~所以,真的要改變自己的心態跟這討人厭的行為了。

4月4日。
昨天很早我就上床睡覺了,今天一早被鳥鳴給吵醒,我去上廁所,看見外面透出一些陽光,發現竟然出了太陽,我搖著大叔「大叔,外面出太陽耶!」
『怎麼可能~妳少騙人了~』昨天整天都陰陰的,本來就不打算今天會有多好的天氣了。
「真的啦~」
結果兩人就開心的在飯店外面拍日月潭的湖景了~

之後去日月潭坐纜車,人超級多的,好險我們當機立斷決定不排纜車的停車場改停對面的青年活動中心,下次可以考慮住青年活動中心,裡面感覺很不錯呢!坐纜車感覺也很好~日月潭真的很美,不過,個人覺得還是香港的昂坪纜車景色比較優哦!

IMG_1391.jpg 

4月5日。
一大早睡醒,因為天公不做美,整個日月潭都霧霧的,雖然有另一種美感,但實在沒有辦法拍照。吃完早餐,我們打包行李準備回家,我笑說「早知道今天一大早就要回來,就不訂兩天的飯店,多住一晚也沒有多玩到,浪費飯店錢!」大叔笑笑沒說什麼,但這樣睡飽再回家也很不錯,不然要大叔開夜車回家也真夠累了。

約至中午就到家,兩人睡了午覺,晚上吃了超多肉的(超鹹的壽喜燒,但牛肉真的很好吃~)。等等可能再一起看個電影吧~聽說《生命最後一個月的花嫁》很催淚~可是,大叔現在正沉迷他的卡通中哩~他會肯陪我看嗎?~

4月11日。
前些天,大叔就說今天會提早回來,因為晚上他與以前的同事有聚會。我一直以為大叔想要自己去,畢竟,跟以前的同事見面,一定有許多話想要說,我去了,他就得照顧我分些心在我身上,總是不能盡興的聊天。但是,大叔不想要我一個人在家裡,於是,我也湊熱鬧的跟了去。

果不起然,可能工作的領域不同,他們的對話我完全插不上嘴,什麼PD、RD、PM,什麼電阻、IC版,我沒一個聽得懂的,吃得很飽的我,望著桌上的定點,發起了呆,而這麼一發呆,又怕會不知不覺得睡著,於是手一直不停的把玩著免洗筷的塑膠套等等物品。雖然為了能融入我男友的交友圈,不停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努力的了解他們的話題…可是,實在是太專業了。我…還是放空好了。

然後,他們開始扯閒話說是非道八卦,這話題較親民可以讓我聽得懂,大叔此時也吃飽了放下筷子,一開始他先是用腳踢踢我,而後,開始手放在桌下牽著我的手,畫圈圈等等。我知道在男女朋友之間這是很正常的行為,但是,在他的好友面前的看不見的地方,做這些我自認很親蜜的事情,真的很害羞。

以及,很開心,因為,他並沒有顧著跟老友敘舊而忘記了我。他這麼牽著我的手,讓我覺得,很體貼,因為,大叔有想到我,這樣,會讓我覺得有被尊重到。而且,下次,他們若是繼續講電阻等話題,我想,我還是會跟著來的吧~女人,就是這麼好騙。

4月12日。
早上起床刷完牙洗好臉,正要上樓去換衣服的我,突然想嚇嚇還在床上睡覺的大叔,我躡手躡腳的上了木製的樓梯,想要快速地跑上樓,來個措手不及的開門立即壓到大叔的身上,想到那個場景,就覺得好玩的不得了。

哪知,因為家裡的樓梯實在太高,又或許是我沒算好步伐,突然『碰』的好大一聲,我整個人四腳朝地的摔個狗吃屎的趴倒在地,「哎唷」的我叫的好大聲,在睡夢中的大叔被『碰』的一聲巨響跟我的哎唷聲給嚇醒,問我怎麼了,姿勢實在太醜加上跌倒的原因太丟臉,我硬是說沒事的要他別擔心。

沒一回兒,大叔蹲在我的前面,臉色凝重的瞪著我,他不喜歡我冒冒失失的傷了自己,我直跟他說我沒事,他摸著我的膝蓋揉著,我臉望著他打哈哈的笑著,心想要如何讓大叔起身離開,此時,大叔問口『妳愛玩嘛…想要壓我嘛…跌倒了好不好玩呀?』毫不留情地立即識破了我的技謀,我當下臉色無光,硬著頭皮回嘴說「我哪有想嚇你呀~我是爬樓梯不小心跌倒的啦…」

看著我的眼神就寫著不相信,『妳唷~就這點技倆,早就看穿了啦~』加重力道在我已麻掉的小腿上,還有那晚上一定烏青的膝蓋上。

哎~丟人呀~

4月17日。
總覺得日子過的飛快,一下子的,4月又到過了一半。而這半個月,我除了對【神話】有印象之外,剩餘的,似乎都是完全的空白。

我這個人呀,喜歡什麼都是三分鐘熱度,沉迷的時候真的是昏天暗地的什麼也不顧,鎮日的在電腦前面搜尋著相關的事物,但也清醒的特別快,一旦覺得無味了,便十足的沒耐性。而且怪廦一堆,電視劇不合常理、或是談情說愛的噁心,都會讓我立即失了興趣,從一開始的沉迷到之後的不理睬,反差很大。

所以,對於【交響情人夢】的沉迷多年,才會覺得很神奇呀~不過,先前一口氣看完電影及卡通,後來再新增的卡通便暫時不想再看了。希望這種三分鐘熱度,不會用在我的愛情之上呀~

4月18日。
昨天大叔接我回家的路上,提到今天想去北宜公路拍照,拍類似雲瀑之類的題材。我隨口說我也要跟,他潑我冷水的說『一大早就要起床了,妳要嗎?』,他的一大早指的是凌晨三點多。聽到這麼早,說實在的我懶了,可是,要他自己一個人去拍照,也許他會覺得怡然自在,但,我不放心。

今天一大早,四點不到,我們就在7-11買早餐了。天氣陰陰的,有種不好的預感,感覺可能拍不到什麼他想怕的東西。摸黑上了北宜公路22公里處。已經下起了毛毛細雨,大叔看我的黑眼圈,說『就叫妳不要來,很累吼~』
我說「以後要拍照,除非有同好,不然再怎麼樣我都要跟…這麼早就出門,路這麼不好開,你又一個人,要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辦?」
『以前我不也都一個人?』語氣相當的不以為然。
「以前是沒伴,沒得選,想去拍照就只能自己去…現在有女朋友了,女朋友就是要來陪伴你到處跑的呀~不然女朋友交來要幹嘛…」
「就像,以前沒男朋友,我自己也能過活呀,現在有了男朋友,當然能利用多少就利用多少呀~不然還自己當苦力呀?」

雖然話說得如此的不解風情,但是,看著那彎來彎去的北宜公路,及我們停留拍照地點的荒郊野外,我真的很慶幸,今天硬是要跟著大叔來~真的,很危險呀~為什麼拍照的人都有一種莫名的偏執跟勇氣呢?

4月24日。
星期五工作,大叔週五下午就至台北開會,而我因為晚上與同事有聚餐,於是就在結束聚餐之後再自己搭車回家。

星期六日,大叔又南下去親戚家作客。

我也沒有閒著,同事邀我去給國術師父推拿,最近常常睡睡背就很麻,去給師父看看也好,看完之後又順道去南庄賞桐花。出遊的人除了同事之外的其他人都只見過一兩次,說熟也不是很熟,不過大家都很好玩,笑的很開心,但心中始終覺得有點空空的,總希望,這片美景,這些好玩的東西,好吃的食物,是跟心愛的男人一起體驗。

突然,很想念許久不見的男友。好笑的是,也才三天不到,自己真的太粘了呀。

後記:
去給國術師父推拿之時,師父一直問我有沒有睡好,一樣腰痠背痛的同事說晚上都睡不到,我說雖然背痛,但也不至於睡不好,但師父看了看我,叫我把瀏海撥起,我以為他要幫我按摩太陽穴之類的,想不到師父竟然說我被"煞"到了,神通廣大的師父順便也幫我處理了那個…呃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東西。

同行的朋友問我最近有去什麼地方嗎?我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沒多久想起,上禮拜自己不是為了"愛"而陪大叔去北宜嗎?不會這麼厲害一發即中吧?

4月27日。
晚上,大叔九點多才回到家,疲憊掛滿在臉上,坐在沙發上,他突然開口『最近好累哦~』
因為大叔不大會跟我說比較內心層面的東西,我以為他指的是身體上的累,於是摸摸他的頭,說「那今天晚上早點睡覺吧~」
『我說的是心裡的累…』

能言善道的我,剎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因為,平時大叔真的很少會讓我看見他的脆弱與煩惱,我想要說些話來讓大叔舒心些,可是,因為我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只能抱著大叔,此時,真的有些懊惱,自己世面見的不夠多,無法立即察覺大叔煩惱的東西說些好聽的話。

創作者介紹

cαt的人妻日記。

cα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