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jpg

圖為澳門【議室亭前廣場】,大叔在【民政總署大樓】二樓所攝。照片的左方就是知名的義順牛奶、黃記枝麵店,這兒雖然小,但澳門有名的景點卻都在這一帶了…遊記待我下回再慢慢的寫吧~(妳的遊記總是只是嚷嚷,也沒看妳在寫過)。

7月1日。
這個禮拜,對【飯糰之家】(週一至週四台視晚間八點檔)開始有了倦怠感,雖然劇情依然這麼貼近生活,但,總覺得,就是厭倦了。剛好這幾天大叔都比較晚下班,搖控器愛怎麼轉就怎麼轉,不用在意旁人會不會因而眼花不舒服,可我,數位電視看來看去也那幾台,所以,也只能選項幾個在做挑選了。(我實在好想看【康熙來了】呀)。

然後,發現【媳婦的美好時代】(週一至週五中視晚間八點檔→不過已經完結篇了),還不錯看呢!雖然中間偶而會轉過來看看,對劇情大抵也了解,但像這個禮拜,幾乎都在看中視,飯糰,對不起,我移情別戀了呀。

7月3日。
今天是怡的訂婚典禮,說到這個,還真的發生了讓我有些不開心的事情。怡和我以前是同公司的同事,我們有幾個一起同甘苦共患難的同輩,感情相當的好,雖然現在都已不在那間公司,各分東西,但這些年來,大家的感情仍然不錯,三不五時就會找聚會聯絡一下感情。所以昨天陸陸續續有同事打來問我明天會不會去呀,會不會帶伴等等的,然後請我要是有早去,就幫他們留個位置。算算,加上我和大叔,共有七人。

我心裡一想,七個人的位置實在不好佔,我和大叔兩個人去,要怎麼再佔五個人的位置呢?不如請怡幫我們留個位置,於是我立即的打了電話給怡,跟她說明我的需求,可沒想到,她一直推說位置是她爸媽在安排,她實在沒有辦法替我們留一桌,我說「只是先寫個xx同事桌,反正我們也有七個人呀,等我們人都到齊了,就會把剩下的三個位置讓給別人了」『不行啦,我的人數都算好了,而且妳們又沒足十個人,我媽不可能幫妳們留一桌的啦…』,我一直跟她解釋我並不是要七個人佔十個人的位置,只是如果有一桌上面註明是某某同事桌,如此一來,除非沒位置,不然大家應該不會過來坐,我們也不會晚到,只要七個人都到齊了,就會把牌子拿掉,讓別的人可以坐了呀。

可是,不知是我真的不擅表達,還是怡一直被那個沒坐足十人不可以這個想法給卡住,怎麼樣就是不肯先幫我預留位置,後來,我們還是被拆散了。大家難得有時間可以好好的聚聚聊聊,為什麼,同為好友的她,沒有幫法替我們著想呢?還是,我又陷入了自我觀點之中了呢?

7月4日。
天氣實在熱的可以,因為房間的冷氣搖控器的電池被弟弟給拔去用,懶的找電池,於是我就只吹著電風扇睡覺,因為我本身就蠻耐熱的,頂多就是睡醒時全身都是汗,這樣也不錯,可以減肥。

可沒想到,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因為整個晚上都在流汗,消耗了許多的體力,一大早起來沒吃東西,就被媽媽拉去逛菜市場,結果才逛一下下,我就全身無力,冷汗直流,媽媽沒有查覺我的不對勁,一個勁的要找鹹蛋,放我一個人在摩托車上曬太陽等她,結果,我臉色發白的要她趕緊載我回家,媽媽這才緊張的問我要不要買個涼的喝,可能完全沒想到她的女兒會這麼遜吧?

丟臉的是,從起床到出門,也才不到半個小時的事情,才曬個半小時太陽,我就中暑了,中午時家人一起用餐時,狂笑我太好命,就是上班都在吹冷氣,才會曬一下下太陽就受不了呀~可是,記得去年的我,還是熱愛運動/跑步的有為青年,怎麼才一年的時光,我就變成這副德性了呀?

7月5日。
今天好忙又好累。現在只想上床好好的睡一覺,可偏偏,又手癢忍不住的上來寫個blog,大叔問我『妳在寫遊記嗎?』我心裡想,我怎麼可能會寫遊記呀~我連照片都沒整理也沒看哩~就知我有多懶?

7月7日。
早上,心心不知發了什麼瘋,跟她接觸不是瞪就是丟東西的,我心裡還回憶了一下這兩天有沒有做到什麼讓她不滿的事情,完全想不出來。反正我沒做錯事在先,她愛發瘋就讓她發吧?我心裡這麼想。

中午,我將一份文件交給她,不想掃到颱風尾,東西放了我轉身就走,沒想到她冷冷的說『我蓋好了…妳自己拿去歸』於是連同FILE夾直接啪的丟在另一張桌子上。一直以來,大家都要我對她忍耐忍耐,我心想同個辦公環境,我天天跟她吵架也不是辦法,於是開始試著忍著,沒想到只要她大小姐心情不好,就開始對我們這些會忍耐的人發火。

她今天的舉止真的讓我忍不下去了「這東西不是都妳在歸的嗎?」。
『有規定要我歸嗎?欠東西本來就自己歸!白目!』
「我就不信以前妳經辦的時候也是妳歸…」我冷冷的丟了這句話,就走進去歸檔。

喵的!為什麼這個女人這麼沒禮貌,到底是誰白目呀?我真的不懂!氣死人了啦!

7月9日。
今天一位同事生日,幾個同事一起去KTV替她慶生。其實加上壽星也才四個人而已啦。大家一起喝酒、唱歌,雖然人不多,但都是平時交情還不錯的同事,罵人、開黃腔、講八卦都毫無顧忌,很開心。

回家之後,和大叔窩在房間裡看《忠犬小八》,故事是可預想的,全都是看那隻狗在拼演技,小八那水旺旺的眼睛,讓我又想起了牛奶的眼睛,祇是不敢讓大叔知道我哪根神筋不對在思念牛奶,只能用棉被蓋住頭,偷偷的哭泣呀~(因為想要保持自己成熟獨立自主新時代女性的形象,所以,不能讓大叔知道我其實是個愛哭鬼呀)。

7月10日。
星期四,收到了朋友轉寄給我的《
超澎湃又頂級的八海精緻鍋物》,看得我口水直流,我最愛火鍋了,立即FW給大叔,大叔對於他的生蠔、海鮮、超大文蛤也非常感興趣,於是我們今天就殺去吃了。吃完的觀後感,店裡的海鮮種類真的算多,魚肉煮起火鍋也相當的鮮甜,不過他的湯頭就一般般,麻辣鍋煮到最後變得很苦,蜆湯應該有添加味素,我個人覺得這個價錢(例假日/晚上 499+10%服務費)真的有點小貴,還是《爭鮮火鍋》好吃便宜又新鮮呀。

吃完之後,我們到附近的金面山去走走,因為出來的時候雲層有點厚,陽光從雲層透出來,形成了美麗的光芒,大叔說很有機會可以看到耶穌光,不過,我實在爬不上去呀,今年不知怎麼的,生理期來會痛到不行、腰痠背疼、才曬一下下太陽就可以眼前冒黑冷汗直流的,再不好好保養身體,我很怕會英年早逝呀。

7月17日。
竟然整整一個禮拜都沒有上網寫日記,我也真是夠混了。:p

上週日實在太無聊,於是去租了一堆漫畫,所以,現在是分享我的漫畫書單囉!【仁者俠醫】(村山紀山著,東立出版),已經有改編日劇了【仁醫】(可參考-雪奈日劇部屋【《仁醫》-在亂世中淬鍊出的人性光明】→為什麼人家都可以提出這麼棒的標題呢?),這套漫畫連大叔也很沉迷哦!漫畫跟日劇雖然大抵的方向是一樣的,但表現出來的手法卻是完全的不一樣,個人比較喜歡漫畫的方式,可能我覺得日劇比較真實,會讓我感受到那種人無力改變天的脆弱感。

另一部,則就是少女漫畫【只想告訴你】(椎名輕穗著,東立出版),這部漫畫也相當的好看!怎麼說呢?就是很純情,純情到會忍不住微笑的看著的漫畫,我很喜歡這種描述高中生的純情漫畫,那種曖昧不明又很青春健康的漫畫,我一直無法抗拒呀~

喜歡看漫畫的姊妹們,大家一起來看漫畫吧!

7月18日。
大叔在九月中替我報告了一個登山踏青活動,要背著睡袋、餐具爬上兩天一夜的那種,報名簡章上還說建議要有兩座百岳經驗者,可偏偏我一座百岳都沒登過,實在很擔心我會不會成為害群之馬呀~於是,這週開始展開了我的特訓,用完午餐,前往芎林的飛鳳山。據說飛鳳山的【飛鳳夕照】相當的有名,所以愛攝影的大叔自是不會放過此著名景點。不過這可就苦了我這個肉腳雞。

爬到一半,我實在累的受不了,FIN一口一口的也快喝了一半,但是卻完全沒有解渴的感覺,整個人只覺得昏沉,極疲累,我坐在椅子上耍賴著不想再爬,大叔站在我的面前看著我要我站起來繼續爬,
我說「大叔,我好累了,我不想爬了…你自己上去,等等再來接我好不好!」男人搖頭,
我再說「可是我真的好累了呀~~」『那妳休息,休息夠了再爬~』
「可是我不想爬了~」男人堅持的看著我,硬是要我爬到山頂。

我使出殺手鐧「如果我爬不上去,你會不會不愛我~?」我心想大叔一定會回說不會,當然會愛我呀,然後我就要他放棄逼我爬完的決心,沒想到,這個臭男人竟然沒良心地點點頭說『會』,當下讓我不知道該回什麼,於是悶頭就站了起來,繼續往上爬,真的很弱吼,我。

飛鳳山頂拍到的飛鳳夕照。其實看著這美景,真的會覺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對不起大叔,又擅自拿你的照片來使用了!哈哈~)

 

IMG_6425.jpg

7月24日。
今天大叔又再度的安排了登山活動,是在石碇的【皇帝殿】,每個人聽到我要去爬皇帝殿,都警告我要小心一點,前一天大叔上網做功課,發現真的不是我這種肉腳可以挑戰,我跟大叔說可不可以不要去,我一定不行的等等話語,但大叔一直不理睬我,鐵了心就是要去爬。

結果我耍賴不開心「我覺得你真的很過份,完全只是為了要滿足自己的私慾,根本沒有考慮我的心情跟體能啦~」
『我哪有…我覺得妳可以呀~』
今天一早,我故意裝睡死不起來,可是還是禁不住大叔的折磨跟魯功,乖乖認命起床去爬山呀~

在爬恐怖的石階之時,真的覺得很痛苦,大叔在中途也跟我說真不行就放棄吧~但我覺得都來了,就這樣放棄真的很可惜,但辛苦還是值得的,大叔說,爬山就是這樣,登峰的那瞬間,就會忘記一切的痛苦。

所以大叔說,等他下個月從大陸出差回來,九月份要安排我去爬合歡山。哦。我的天。

7月25日。
早上大叔跟我說,晚上想早點回去拿照片好辦他的台胞証,他說大概八點會到我家接我。

傍晚,有客人來我們家,我們外出吃飯,吃完回來7點40分,大叔的車子已經在我家門口等著。於是整個就急急忙忙的收東西,收媽媽幫我準備拜拜的東西、我的衣服…等等,結果一匆忙,到了家才發現鑰匙放在家裡忘記拿,忍不住的發了牢騷「都你啦~一直趕一直趕,才害我忘記拿到家裡/摩托車的鑰匙啦~」,大叔立即回我『那現在回去拿~?』「不用啦~我再請我媽媽寄給我,這幾天只能麻煩人載我啦~」沒想到,大叔竟然開始不說話,回到家放了水果等東西就洗澡上床睡覺,我心想他為什麼要生氣呀?明明不方便的人是我又不是他?

越想越氣,我忍不住的上樓去拉開房門打算跟他對峙「你是哪根筋不對?為什麼要不開心?」『我哪有?』「明明就有」死男人不看我繼續盯著手上的書,不說話就是不說話,我要吵也吵不起來,只能關上門悶悶的下客廳看著電視,可是還是很生氣呀~於是,我今天晚上就睡客廳了。因為實在不想看到他呀~~

可是,睡到半夜,因為沙發實在不透氣,讓我狂流汗,於是我就乖乖的回房間吹冷氣是也。

7月26日。
中午,大叔傳了簡訊給我『我28號要去日本出差』我看了一下月曆,再二天就要出門了,於是,本來打算回家再跟他吵個一個晚上的想法,就拋掉了。

畢竟,兩個人在一起,是要恩愛不是吵架的,如果接下來一個禮拜天天都還會見面那還沒話說,當然要吵一下來表示我的不滿,可是,剩下兩個晚上耶!還是珍惜彼此相處的時間吧~

「大叔,晚上要FUCK ME 到我開心才可以哦~」
『妳很三八』

7月27日。
晚上,大叔來接我下班,一上車,他就開心的一直叫我哈尼哈尼的,我笑問他心情怎麼這麼好,他說『不知道怎麼了,今天超級想妳的…可能因為明天要出國了吧~』

原來也會想我嘛~忍不住嘴角上揚偷偷的得意了起來。

7月28日。
晚上試skype結果大叔一直聽不到我的聲音,為了能夠對話,他只好跑去買點數囉~不過,要是我的skype可以用,這樣會更好,就可以邊上網邊聊天了。

回到家時,突然覺得家裡很安靜也很空蕩,雖然變得很自由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其實大叔在家也不會管我要做什麼),可是,就覺得,少了些什麼,有點不自在。不過,從我這兩天天天上來寫日記這行為,就知道大叔不在我真的比較閒,平時嚷著沒空很忙沒時間上網,可是大叔一不在,還真多了些時間可以運用了哩。
(大叔:還敢說哩!平時一回家就一直抱一直抱,從我八點下班開始抱到十點八點檔結束還不肯放,洗個澡完又繼續粘,是妳自己把時間浪費光光的呀~要是妳不這麼愛粘愛抱,妳時間是很多的啦!)

7月28日。
今天和同事去聚餐,為了歡送即將滿一個月功成身退的實習生,明天晚上要去同事家喝酒,因為大叔明天晚上會回來,心中實在很想把握這兩天相處時光,於是在討論行程之時,我有略提不想去之事,哪知同事一直問我為什麼不去,我說「反正不是說人太多會沒地方坐,我之前也去過了,那你們去就好啦~」『不要啦~cαt,我都特地叫我男友從公司帶酒給我了…妳不喝?』同事A這麼說,同事B一聽到又搭腔『如果妳覺得一瓶不夠,明天我會把我結婚時還剩下的紅酒帶來…』,玉姊也說『cαt,放心,我明天也會買紅酒滴…』,同事C又說『cαt,如果妳覺得不夠,明天我不喝,我的份給妳啦…』

這麼多人連番上陣,害我一時之間不敢老實地說其實我只是見色忘同事而已…而且心中偷偷的疑惑:原來在她們心中,我是酒鬼嗎?我已經戒酒很久了啦~

7月30日。
晚上去同事們家唱歌喝酒,但心裡其實有些不開心,今天和心心又起衝突,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她對別人跟對我就是差這麼多?為什麼,我們兩個就是沒有辦法和平共處呢?我不求也不會希望兩人當很好的朋友,但是,只是希望當個淡如水的君子之交,有這麼困難嗎?已經努力不讓自己去惹她了,但,她對我,就不能客氣一點,有禮貌一點嗎?

真他媽的超討厭她的啦!

7月31日。
早上和大叔的同事一起去【張學良故居】走走,其中他與趙一荻的愛情真的很叫人感動,要是我的愛人被人監禁,我真的有辦法拋下一切只為了與他共守嗎?大半輩子都被人監視,過著不自由的生活,雖然我算是挺宅的人,但…總是沒有辦法想像他們當時的生活有多苦悶呀。

總說時間在需要的時候總是特別不夠用,晚上國中同學打來問要不要一起吃個飯,其實我本來是打算這兩天要好好的陪大叔,(或是他陪我?),但很多的邀約就卡在這兩天,捨也不是,可心裡又只想和大叔一起,好險大叔也很樂意與我的國中同學見面,不過晚上的聚會有點悶,可能因為比較會帶氣氛的人沒去吧~但這樣帶男友給自己的好朋友見面,是件很開心的事情呢!

創作者介紹

cαt的人妻日記。

cα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