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jpg 

睡到了下午二點,醒來之後,有種過去三天都在作夢般的感覺,明天就要上班了,連續五天的假期就這樣結束了,真的覺得很像一場夢呀。

 

這三天的出遊,整體下來的心得並不是很好,澳門的景點就這麼一些些,除了大三巴、議事亭前廣場有這麼一些的新鮮之外,後來卻覺得每個教堂都長的一樣(我無法欣賞其中之美呀)…美食也覺得一般般,人人大讚必吃的豬扒堡、榴槤雪糕、大菜糕、蛋塔、芒果雪葩、黃記枝麵店的雲吞麵…等等,也許誠如大叔所說的『並不是這裡的東西不好吃,而是,口味不同吧?』,和我去香港玩回來的那種震撼完全不同,心裡在想,可能因為香港是我第一次出國,所見所聞都是新鮮有趣的,而澳門和香港感覺相近,所以才會這麼沒FU吧?

 

但是和男朋友出遊,賭場的體驗、威尼斯人酒店的星級享受、紙醉金迷的生活、賭場的氣派跟壯麗,光這些也算開了眼界。

 

曾聽人說出國自助旅行最能考驗情侶的感情,這話說的一點也沒錯,因為行前功課做的不足,這次的行程排的很不順(香港行是多虧阿卡夫婦大力相挺才能有如此順暢的行程呀),大叔因為覺得我可以安排的很好,全權交給我,也沒做功課。於是慘事就發生啦~在很多時候都會為了接下來要去哪、怎麼去、該坐什麼車而產生不愉快。之前在台灣旅行,反正交給導航就ok,但出國在外就不一樣,沒做足功課,就是會常常找不到路或是錯估時間的窘事。

 

常常發生走錯路、找不到路,然後大叔接手拿起地圖找正確的路,邊找邊唸『我覺得還是靠自己比較安全』、『妳這樣安排根本就不順呀!』…等等。而我就會覺得「一開始你自己要交給我處理,既然沒有參與規劃行程,就不應該責怪安排行程的人~」。大叔的想法則是『在台灣出遊時都妳在安排,我認為這次妳也可以處理的很ok,可沒想到…』,兩人就開始堆積不愉快的想法了。

 

第二天晚上預計在永利酒店看吉祥樹及富貴龍、水舞表演最後再去永利的賭場玩一下,路上大叔問我有看過最晚的接駁車是幾點嗎?我說大概12點多有最後一班吧…不確定的語氣讓大叔埋怨地說『什麼大概?妳這樣真的很危險耶!』,不以為然的態度讓我回說「如果真的來不及,就看完表演就坐接駁車回威尼斯,就不要去永利賭博了呀」,心中其實已經超級不爽。

 

看完吉祥樹,大叔說想去看看接駁車的位置跟時間,一出酒店門口即見一班往港澳碼頭的接駁車,我問了知道最後一班是1145分,此時才11點,大叔望著我說『要不要上車呢?』,我遲疑地問「可是…不是要去看水舞嗎?」走了大半天的路來到永利,只看吉祥樹?『我不會很想看水舞呀…』,我乖乖的上車去,忍不住回頭對他說「可是不是要陪我去賭博嗎?」他訝異的看了我『妳要賭嗎?走呀…』完全忘記幾個小時前我還大吵著要去永利賭博的模樣,累積兩天下來的不愉快此時爆發,我冷冷的看著他「不用了…要回去就回去吧~」。

 

這兩天,每天陪他拍照,拍夜景,在葡韻住宅博物館拍【新濠天地】夜景、後來在【威尼斯人酒店】門口景觀、隔天在【大三巴牌坊】、【旅遊塔】、【各式教堂】…光是為了拍照就耗去許久時間,我從來就不會覺得陪他拍照很無聊,因為這是他的興趣,我也可以趁著這時間好好的看看風景、來來往往的人文風情,這些都是我可以做且應該做的,也樂於這麼做。可是從出發前我就吵著要去永利賭博,為什麼他連這個都無法為我做到?自己拍照開心了,就回去了,那我呢?

 

才在出國前開玩笑的討論兩人會不會吵架,沒想到…真的在第二天晚上吵架,路上大叔試著跟我攀談,也會牽我手,但老娘我實在太太不爽,雖然會讓他牽、他跟我說話我會回,我知道可以做出更多讓他知道我很生氣的行為,但理智的那方告訴自己不能這麼做,這麼一來,只是讓兩人這次的旅行都變得不快,所以我唯一能表達不滿的就是不說話擺臭臉。

 

隔天一早醒來當然沒事了,在往媽閣廟的公車上,把不滿都說了出來,發現這樣冷戰不說話其實還蠻適合我這種壞脾氣,因為我是那種來得快去得快的人,但在氣頭上往往說出來的話真的很傷人也不會經過大腦,冷戰就不說話,氣消了,就沒事了。

 

因為旅行而讓彼此更了解彼此。可還是會忍不住地想,我們真的是適合的嗎?大叔曾不止一次的說我們兩個觀念不同,而這次出遊也真的讓我體認到彼此的不合,許多看事物的觀點跟想法都很不同,這不是那種忍耐退一步就能解決的,而是真真切切鐵錚錚不適合的証據。

 

在澳門機場我開玩笑的跟大叔說「回去之後來分分好了…反正兩個人這麼不適合」大叔也點點頭沒說話表贊同。這些行為是我在試探他傷害他,他不想多說什麼反倒傷害了我,我靠在他的肩上,閉上眼睛假裝休息,為了隱藏可能會掉下來的淚水。

 

該為了愛這個人而假裝看不見不適合的這一切嗎?

該為了愛這個人而去挑戰也許充滿坎坷的未來嗎?

該為了愛這個人即使不合也要勇往直前衝下去嗎?

該為了愛這個人而繼續耗心力浪費兩人的時間嗎?

 

這麼一來,不就跟我前段戀情一樣,明明就不適合,但因為捨不得不肯放手拖拖拉拉,後來出現了好的男人/女人,騎驢找馬般立即變心傷害彼此??這樣的戲碼我還得再面對一次嗎?我真的有辦法再承受這種被背叛/背叛人的痛楚嗎?

 

可是,在飛機上,遇到不穩定的雲流,我有些緊張跟不安,大叔緊緊的握住我的手,安撫我,在那一刻,我覺得自己還是不想放開他,不想跟他分開,我靠著他的耳邊,輕輕的說「大叔,我要永遠跟你在一起」,他望著我,肯定地簡潔有力的說『好』,沒再多說什麼,一手摟著我的肩,緊緊的抱住了我。

 

總歸一句,以後跟男友出國前要多做點功課,不然,就不要自助旅行吧…

 

圖片出處:無緣的【永利酒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αt 的頭像
cαt

cαt的人妻日記。

cα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