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八月初時,我就開始感覺到不對勁的氣氛了。

我們副主管,三不五時就會給我白眼,以往我跟心心、老大姊在講話的時候,副主管常常也會過來聊幾句,現在則完全視若無睹。這些待遇,就是前些日子阿美的遭遇,但現在我跟阿美像是交換身份似的,我查覺到不對勁,但是想說可能有時候我說的話過於直接讓人不爽於是跟我保持距離,以後注意話不要說得這麼直就好了,我這麼告訴自己。

有天,心心把我拉到角落,要我以後別說阿美的是非,我最近沒說什麼阿美的事情呀,而且,『不是都妳在說的嗎?』我心想,他說,中午大夥在用餐的時候,老大姊說他最近有點受不了我,覺得我對阿美工作上有不滿也就算了,憑什麼連他的私生活都要拿出來評論批評,心心語重心長的跟我說現在老大姊很挻阿美,要我別再說阿美的什麼了。

我回想,確有這件事,前些天,工讀生跟我聊『與男友家事的分配』這個話題,我說要看兩人的溝通,我個人就覺得不能都是一個人在做家事,一定要分配。但是有些人就不一樣,也許都是女的在做,像我們的某某同事,也許都是男的在做,像阿美,工讀生很訝異的問我阿美都不用做家事的嗎?我說我是不知道他們家裡是怎麼樣,但至少,倒垃圾的洗衣服晾衣服的我都只看過他老公在做,「阿美真的很好命,她老公對她真好」,我做出了這樣子的結論。

說這些話的時候,老大姊在一旁。

沒想到這些話被他解讀為「對他私生活有意見」,而更好笑的是,我也曾經跟老大姊討論過阿美她老公多麼疼愛她的行為,老大姊跟我爆料說阿美過年都不用回婆家去大掃除的呢!當時我們兩個笑著說出阿美馭夫有方,當時我跟他一起討論叫『聊天』,現在跟我們工讀生討論就叫做『對他私生活有意見』呿~虧她說得出來。

這事發生沒兩天,跟一個交情頗深的同事提起此事,他聽完面有難色的要我一定要小心老大姊,我說我知道老大姊的為人,公事上我不能認同他的作為,但私下他倒是蠻nice的人呀,同事他望著我猶豫著要不要跟我說,後來他吸了口氣,跟我說,老大姊曾在一個月前中午用餐的時候,公開的批評了我。

老大姊說,覺得我很厲害也很敢,才來一年多,就敢搞小團體排擠人,對於跟自己同為新進的阿美一點也不體恤,還千方百計的要搞走她排擠她,真的很不應該,在場的人,約有五六位,包括心心。

一個月了,沒人跟我說這件事情,我在這一個月之中,還把老大姊當朋友般的跟他哈啦打屁聊天,難怪這一個月,心心都沒再公開的場合說阿美的白目行為,甚至主動跟他一向討厭至極的阿美交談,原來搞排擠的人明明才是心心呀,因為現在老大姊已經公開的擺明挺阿美,所以心心就順勢的將黑鍋給我來背,呵,可笑呀我。

而,之前才跟我說有點受不了阿美的副主管,現在跟阿美多好呀,找阿美陪他去逛街,跟阿美坐在同張椅子上開會,跟阿美打打鬧鬧開玩笑,因為老大姊的話語,就可以將一個人在一個單位的地位影響到這般地步,厲害!更何況,在我們公司這麼注重年資的環境當中,我這麼資淺的新人,老大姊是從哪一個地方看出我有這個能耐可以煽動人群把人逼走搞小團體呢?她也太看得起我吧?

我聽完這些話,實在沒有辦法再跟老大姊像沒事般的交談,我一開始很感謝心心提醒我,要不是他,後來那位同事大概還是不敢跟我說老大姊在背後做的惡夯行為,但是,想到明明這一切是心心做的,但我卻莫明的背了黑鍋,讓其他同事看笑話,就覺得…無奈呀~

半個月了,這半個月當中,還是會跟老大姊交談,但是已經沒有像之前這麼要好,而這段期間,因為我的特意疏離老大姊,導致我們組長對我的白眼更多,曾經試著跟他交談但都是很冷的對待,我們主管跟我說,人只要行得正什麼都不用怕,我告訴自己,我什麼也沒有做,我唯一做錯的事情就是讓老大姊知道我對阿美的不滿,日子雖然痛苦,但,因為我們主管的支持,我還覺得很ok。

以前在職場上,同儕的人際關係倒沒有煩惱過,但是主管緣相當不好的我碰了一鼻子的灰,難得在這裡遇到一個這麼好的主管,他肯定我了解我鼓勵我,這樣就夠了,至少,雖然老大姊他們那一掛的人老來來陰的,但只要我接下來不要再跟他談論誰誰誰的是非,他沒有關於我的話題可以說,以後討論的話題也不會再有我了。

反正,在這裡,還是有一些聊得來的朋友,他們像之前的同事一樣了解我的為人,欣賞我直率的個性,知道我直性子的講話方式,清楚我的幽默,明白我不是有心機的人,這樣就夠了,人,並沒有辦法得到全部人的心,至少,我喜歡的人明白就夠了。

不過,為求心安,我還是去求了一個防小人符在身上,近來犯的重些,小心點還是好一點。

創作者介紹

cαt的人妻日記。

cα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