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jpg 在MSN上遇到朋友,問我『最近好嗎?』,兩人閒聊,聊到了K,我說,還是會跟他聯絡,很多事情還是都會習慣性地跟他商量,她說『是呀~你們一直很有話聊』。

 

前些日子,工作上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在同事的面前,我逞強的說這並沒什麼,心心討人厭的個性我並不是不知道,更別說是老大姊了,這樣被狠狠的捅了一刀,早就該習慣,我笑著跟關心我的同事說別擔心我,她們就只是過客,一切,都沒什麼。

 

回了家,我的心裡卻很沉重,忍不住的鑽牛角尖,在她們的眼裡,我真的是一個這麼討人厭的人嗎?討厭到,可以跟一個不熟的客戶一起罵著我『我們公司所有的人她都得罪光光了!』『她很兇的!我們大家都很怕她呢!』『脾氣真的很壞!講也講不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完全不在乎旁人的眼光跟感想,不管我實際上是不是這樣的人,但這種應該關起門來說的事情,他們卻漫不在乎的在眾人面前討論我的不是,一定是出自於相當厭惡的心,不然,怎麼會做得出這種事情呢?

 

然後,我想起了K,忍不住的打了電話給他,「方便說話嗎?」很怕,他會說不方便,他正在開著車『怎麼了?妳說?』,然後我跟他說了公司裡發生的事情,一樣的,他客觀且平靜的開導著我,一樣的要我不要在意她們的說法,我啞著聲音問他「你過的好嗎?」沒頭沒腦的這句話,讓他愣了一下,我又問「你現在過的好嗎?你會不會覺得,離開我是種解脫呢?」

 

連不深交的同事都討厭我討厭成這樣了,更別說七年來朝夕相處的情人了,曾經聽他說她是個溫和的女生,也因此,和她相處起來一定比要面對我機車的個性要經鬆多了,他很平和的回『都習慣了,其實也沒有什麼解脫不解脫的感覺了』,我回他「那你的意思是我的個性很差囉?」,他急忙的說『沒…我在開車,我的意思是早就習慣了,所以,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妳也該明白的,我們分開,並不是因為妳的個性,而是,我們兩個根本就不適合,不是嗎?』

 

我懂,然後兩人繼續的聊著別的東西,很多話,我連我的姊妹們也都沒說,但,卻自然而然的跟他說了,我笑著說「跟前男友聊這種的話題好像怪怪的」但還是忍不住的全盤托出,跟以前一樣,明明決定不說的事情,但下一刻,遇見了他,心裡面幼稚到不行的想法,還是全部都說了出來。

 

K說,我們就是因為相識的時間太少然後就相愛,加上兩人又捨不得放下這段感情,一拖再拖,變成了今日這般田地,很抱歉浪費了我這麼多年的時間。我卻有種別的解讀:不管這段感情我失去了多少東西,是的,我放棄了很多,但也相對地得到了一些,未來也許並不是個完美的女人,但,至少,下一段戀情,我知道該如到的愛著別人,用著我七年來學得的經驗,去愛下一個人。

 

我開玩笑的問他「你都不曾想我嗎?」他說『又不是沒聯絡了,我們一直都保持著聯絡呀~』,我贊同他的說法,像現在這樣子的關係,似乎才是最適合我們的感情,就像我三年前寫的日記: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後,我們仍然是無話不說的老伴侶,只是老伴侶這句話要改成『老朋友』了。

 

K,你過的好嗎?

我呀~目前過的很好,沒有你的日子裡,我很努力的讓自己過的好。

 

所以,不用替我擔心了。你也要讓自己過的很好,不然,我會笑話你的哦!

 

創作者介紹

cαt的人妻日記。

cα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