睏倦的我,深夜,被一通簡訊給吵醒,於是醒來至今,睡意全無,該死,明天晚上要跟小台去看電影呢!

 

那麼,就上來寫寫日記打發時間吧?

 

和朋友,已經鮮少聊到我的前男友,話題都是公司的事情,頂多,發個花痴聊個小台、林先生,明明就只是朋友,但就如同八年前,被朋友傷害的我,也是聊著我的前男友發發花痴來渡過那段難捱的日子,日子很快的就會過去了,傷害也會漸漸的變小。

 

一切都會過去,是我這二三個月來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說是自我安慰,倒不如說是自我鼓勵、催眠,多希望一覺醒來一切都能過去。

 

今天在洗澡的時候,突然在想,之前那個痛不欲生的我,似乎也過去了,現在想起過去的事情,沒錯,還是會心痛,但,已經沒這麼痛了,甚至,我很努力的在回想過去被愛著的自己,卻發現已經不記得那時被愛的感覺,只隱約的記得:自己曾經被一個男人給寵愛著,至於是怎麼樣的方式給寵愛著,沒印象了,忘了。

 

忘了,這句話真的很狠,但也很妙,跟新的男生約會之時,要是問起我的前段戀情,一句「忘了」就可以輕易的帶過;跟以前的情人見面之時,要是對方提及了相同的回憶,一句「忘了」就可以避免尷尬的情況,這兩個字,真的很好用呀。

 

可偏偏這兩個字我一直不大會用,運用的極為笨絀,沒辦法呀~所有的記憶都鮮明的記在我的腦中,要我說忘了我真的說不出來呀~也因為我的過於誠實,把我搞得如此悲慘的地步不是嗎?

 

所以,我會好好的學著用這兩個字的,好險,林先生跟小台都不大會問我的感情事,也許他們也知道這對我來說是個很新鮮的傷口吧?掀了,也許只是徒增彼此之間的冷場而已。

 

哎,我又詞窮了,以前總是有說不完的話可以打成日記,現在倒常常望著我的日記台,想寫些什麼,勉強的打了些文章,卻發現,怎麼這麼的沒有連貫性呢?文章具有連貫性讓讀的人可以舒服的從頭看到完一直是我致力努力的目標,每次寫完文章,要是超過太多頁,就會想要來個上下篇免得讓人覺得一次看太多文章感到不舒服,寫文章對我來說並不是難事,反倒是事後的校稿跟讓文章閱讀起來順暢排序而花費時間。

 

可我,現在連基本的文章具連貫性都做不到,哎。

創作者介紹

cαt的人妻日記。

cα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